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一個人

他幾乎每天都給我打一個電話,訴說對我的關心和想念。
  電話線那邊的他總是不知所措似的,大概是因為我總是用這樣冷冷淡淡的聲音,簡短數語後斬釘截鐵的掛斷電話。說不清楚為什麼,總是感覺我們的心相隔的很遙遠,很遙遠。也許就是常人所說的理解吧?如若不是,我想我是真的願意與他相守一輩子的。
  
  掛了電話後,久久的在嘟嘟的聲音中,我的心情總是需要一些時間去安靜的調整。每次電話,我都能感覺到他的思緒翻滾,好幾次要說的言語,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他都沒有說出來。大概真的是我太好強了,男人是容不下的。所以每一句話,他都像是害怕傷到什麼似的,小心翼翼。久而久之,在客氣的距離中,我常常有種心痛。恰恰,他對於我的這種心痛是無法理解的。文字,只有文字懂得我的心痛。
  
  一棵草,也是大自然的裝飾;一株苗,也會成為秋天的驕傲;一棵樹,也是大森林的組合;一座獨木橋,也是奔向彼岸的通道。一個人,到底能成為另一個人的什麼呢?依靠?誰是誰最後的依靠?尤其像我這樣一個寂寞的要強的女人,習慣了孤單,實在想不出什麼理由要依靠一個男人。
  
  比如昨天。昨天一個人搬了新家,所有大小行李傢俱,自己一個人全部擺弄好。有時候,我也想不明白看似弱不禁風的我,怎麼會有那麼大的力氣搬運那些大件的沉重物品。我只知道,在這個陌生的城市裏,我必須靠自己,只能靠自己。對於一個漂泊在外的孤單遊子,所謂的家,只是有了一個釋放脆弱靈魂的空間,只是一個工作之餘用來睡覺休息的地方。除之,只是一間房子,沒有任何意義。
  
  這兩天,悶熱的天氣把人也悶得發瘋,加之身體的不適,更讓我感覺做任何事都力不從心。好在,我還是堅持把家搬好了;好在,我仍然可以繼續活下去,一個人無牽無掛的活著,也可以很幸福。在人生的道路上,沒有悅己者,我依然能抬頭挺胸,優雅地走著。雖然不知道下一站該去哪里,但是我喜歡這樣一個人,不牽不絆。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散步,一個人逛街,一個人自言自語,一個人笑,一個人哭。
  
  一個人的時候,才是最真實的時候。沒有世俗的人情冷暖勾心鬥角,沒有人性的陰險狡詐算計背叛。即便身邊沒有一個伴侶,一切也還都是美好的。我喜歡一個人的時候,一個人的時候,伴隨悠揚的音樂,可以自在的享受孤單,用心品嘗幽幽古箏裏獨特的寂寞味道,感受它的淒美,心突然變得溫柔,易碎。
  
  一個人的時候,喜歡靜靜的讀別人的故事。有時感覺如一陣輕煙飄過文字間,有時在別人的文字裏找到似曾相似的影子,那是自己的影子。有時匆匆忙忙隨便應和兩句,有時只是一笑而過,不留下任何來過的痕跡。可每每,在那些擱淺文字的日子裏,偶爾還會收到許多朋友們關心記掛的消息,心會在那一刻異常柔軟和感動。被人牽掛著也是一種幸福,那一份來自文字的脈脈情誼,是那麼自然不做作,是那麼真摯不虛偽。
  
  想來文字是相通的,總把某種內心無法言說的思緒相互吸引著。看過我文字的人都說我很憂傷,憂傷的讓人心疼,讓人不忍繼續往下看。其實,我不是刻意憂傷,更不想炫耀幸福。有時候,我也害怕一種不由自主的憂傷渲染了文字裏最初想表達的原意,害怕這樣的憂傷嚇走了那些善良的快樂精靈。
  
  可是,一個地方呆久了,總是想逃。一種熱鬧持續久了,也會想逃。網路茫茫,偶爾為一兩句動心的話語佇足凝思,而後會心一笑,這便是寫文與讀字之間的一種快樂。真實的裸露靈魂,看來也唯有依賴文字了,讀懂了文字,也就讀懂了一個人。期盼這樣一個懂我的人,所以,一個人,一直寫。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