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勳伯格《華沙倖存者》

勳伯格是一位曾經遭到德國法西斯驅逐的奧地利猶太知識份子。1947年夏,他在美國的寓所接見了一位華沙猶太區的倖存者。當年納粹把全歐洲成百萬的猶太人驅逐到華沙進行滅絕人性的慘殺事實,以及一批殘留者進行殊死鬥爭的壯舉,使他深受震驚。苦難的民族血淚史激起了他的愛國情感,懷著滿腔悲憤,勳伯格一連十二天,日夜創作,用十二音音列的技法寫成了這部名作。

全曲的朗誦、歌詞均由勳伯格創作,這首樂曲所採用的十二音列原形是。

歌詞大意:一個解說者敘述情節,一群從集中營裏出來的猶太人,在一隊納粹士兵的驅趕下排成佇列作最後的行軍。德國士兵毆打辱罵這些被驅趕的猶太人,槍殺那些落在後面的人。軍士命令猶太人報數,以便知道有多少人被他們送進了毒氣室。猶太人慢慢地、不規則地開始:one、two、three、four……軍士又吼了起來,猶太人的報數聲又開始了,起先很慢,然後變得越來越快。到最後聽起來就像一群野馬在奔跑。突然,在這中間,他們不約而同地唱起了《希馬·耶斯羅爾》。這是古代的祈禱,是猶太教的中心教義。

講述這個殘酷故事的人,是從集中營裏死裏逃生的倖存者。音樂中出現了有明顯區別的三種聲音:一是講述者本人,用英語朗頌的音調描述這一慘狀的經過。二是用德語模仿德國軍士的吼聲,出現了兩次。三是音樂的高潮部分,猶太人面對死亡用希伯來文開始高唱起來,勳伯格把這個時刻叫作“宏偉的時刻”。                                                                                                                          音樂一開始是小號驚恐不安的聲音,樂隊也採用了一些異乎尋常的配器手法,如長號在高音區奏出了刺耳的顫音,弦樂用弓杆擊弦或者用弓杆擦弦產生了可怕的效果。

第一小號演奏的四個音是音列的前四個音,小提琴演奏的兩個音是後兩個音,組成了十二音列的前六個音。第二小號和低音提琴奏出了十二音列的後六個音。這個音列出現在合唱進入之前的所有音樂片斷中。

隨著講述者所講述故事情節的進展,樂隊運用了力度、節奏、配器等手法的變化,很好地渲染了氣氛,增加了戲劇性。如敘述者模仿軍士的野蠻形象,復述他嚎叫出的命令時,勳伯格使用了打擊樂器大鼓、軍鼓、木琴和?,造成了一片紛亂的音響來強調歌詞。在猶太人報數時,音樂效果也同樣令人驚奇,勳伯格使用了漸快、漸強的節奏,敘述者的朗誦聲也使這一段的氣氛越來越緊張,直至這首樂曲戲劇性的高潮處,響起了悲壯的男聲合唱,以此來表達猶太民族的抗爭和永生。

“聽吧,以色列人,我們的上帝是永恆的,這永恆者是唯一至尊的,讚美他崇高的王國進入萬世永恆的英名。你應當熱愛這永恆者,你的上帝,以你的全付心靈和全部力量。”

恐怖、刺激、尖銳的音響成為整部作品的主要情緒,樂隊裏的樂器採用了一系列非常規的演奏法,怪誕的音色、超常的力度,充滿了震憾人心的力量。勳伯格說:“我寫的是我心裏感受到的,最終寫到紙上的東西首先在我全身的每一個細胞裏流動。如果一個藝術作品能把曾在作者身上引起的強烈感情傳達給觀眾,使觀眾強烈地感受到這些情感,那它取得的效果是再好沒有了。”這部作品是勳伯格從最深刻的生活體驗中產生的,是他最為精心製作的一部作品,也是他最具戲劇性的作品之一。人們熟悉勳伯格,一般都是從這部作品開始的。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