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2012,我來了

寫點什麼吧。用以紀念逝去的24歲。
  這一年,平淡得讓我沒有勇氣回眸。各種糾結,各種茫然,算是記憶中唯一的閃光。我一向不是個喜歡大刀闊斧記敘往事的人,尤其是那些瑣碎得幾乎可以漠視的小情感。所以,我從來對小說都不是很感興趣。只是覺得,人生的意義並不需要靠這些瑣碎支撐,而必須淩駕於“意義”之上。進而會經常感到無聊,而老媽的一句話更是如梗在喉,“生活不就是由很多無聊的事情構成的嗎?”對於我這樣一個理想主義兼完美主義者,這些算是某種隱痛吧。
  還記得我陡然意識到已經踏入24歲的那一陣,很囂張地給自己列了某些在世人眼中很正義而又很遙不可及地願望。比如考上公務員,比如拿到律師資格證,比如找到一個相愛的人。這些幾近吞噬掉我所有激情的任務,很快讓我潰不成軍。漫無目的地學習,心情莫名沮喪,性格孤僻無法交到新朋友曾一度讓我懷疑,我的存在,難道是某種錯誤?繼而,我開始放棄,我開始借著累的名義,進行著各種徒勞的戰爭。很快,我便意識到,我已經快成了溺死在溫水中的青蛙。原來讓一個人墮落,真的不需要很多東西,誘惑這個東西甚至根本就沒出現在我生命中,我便已繳械投降。工資低微,卻已能勉強維持自己的生活;朋友不多,家人的關懷也能暫時填補感情上的空虛。想起來都覺得害怕,我就這樣輕而易舉地敗給了自己?
  時間被釀造成某種毒酒,在我最饑渴的時候被呈現在的我的面前。而在我即將要一飲而盡之時,某種宿命般的花朵開放在我的心間。燦爛至極,詭異至極。我突然意識到,人生實在是個無解的命題。太多的無常,太繁盛的欲望以及太多的束縛,本就是你我無法逃避的分叉路口。既然你我都已經踏上了這條路,那麼我們有什麼理由回頭,繼續走下去何嘗不是一種明智的選擇。對於過去,實在是不需要過多的糾纏。撕碎波瀾,踏平阻礙,本就是一種智慧。
  這一年,並沒有收穫什麼。即使心存期待,懷惴僥倖,能夠遇到一個值得愛的人並相伴走下去,可現實是我的Mr.right終究還是沒有出現。愛情之於我,仍然是一個不置可否的命題。既然沒有參與其中,便也沒有說話的權力。可是,與其隔岸觀火,不如縱身一躍。興許,我會看到屬於我的第一束光芒。不耀眼,也未必不是最好的。
  所以,2012,我來了。以一種接近勝利的姿勢。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