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四月懷想

春天,以她特有的工作方式,接替了漸行漸遠的冬季。她喚起了萬物復蘇,她喚醒了花紅柳綠。季節悄然地進行著工作的交接,一切都在悄悄地進行。冬季收起了一身的嚴肅離去,留下了蕭條和荒涼,讓春天為它收拾殘局,隨著春天越發地忙碌,冬天的蹤影變的越來越模糊。春天的忙碌,也讓天氣變的日見溫暖。
  就在眨眼間,院裏的那株桃樹,突然長出了一身鑲了紅邊的嫩綠的葉兒,這些葉子又在我不經意間變成了翠綠。春天,真像個魔術師,她極盡變化之美,極盡嫵媚多姿。在這個季節裏,我不敢去猜想,怕找到了春天,卻丟了自己。心也不敢倦怠,只是把壓抑了一冬的愫結慢慢釋放,怕驚動了春的悄然、春的奔放。就這樣體會著春天,看她邁步輕盈、起舞翩翩,任她去惹惱了,窗前那抹悄然。
  四月跟緊了春天,就這樣走過,她在揣測著別人的心事,卻沒想到使自己變的多愁善感,在春天的深處,或風或雨,使春天的印象紅的更紅,綠的更綠。四月,使春天更加地豐盈,更加地飽滿。春天,也早已從我的院落走到了天邊。
  四月裏的清明時節,卻又讓我愁腸百結。思緒就那樣站在歲月的盡頭,凝望著那些過往。心事被高高地拋起,又輕輕地落在內心的深處,一層層的漣?蕩開,圍繞著那個中心,由近至遠,推敲著無法了然的心事。清明節,有太多的內涵與牽掛。
  既是節日又是節氣的清明節,讓我變的心情複雜。清明前夕,我帶著兒子,驅車遠行,我們不是去賞春、踏青、春遊、野炊,而是去拜祭我已故的親人,那個曾疼我愛我慣我寵我的父親,那個現在讓我在夜裏哭醒的人。擺設下的供案和嫋嫋升起的紙煙,帶我回到了從前。幾捧新鮮的泥土,再一次把我心中的傷痛翻新。春風和暖,春草淒然,四月的春天,把我擠在了春天之外。在父親的墳前,我不敢傷心,我怕這樣的壞情緒,影響我的親人。站直身型,拍拍塵埃,曾經的愛,如春風化雨浸潤我的心田。腳下的綠意,向四下散去,為我的思念設伏,為我的思念鋪墊。現在,我的一份牽掛守望在村外,這與季節無關。
  那是十多年前嗎?我在墾利實習。那是第一次轉換了角色,我由學生變成了老師,清明節那天,一個小孩子在我的宿舍外徘徊。在我走出來時,她走到我的身邊,從口袋裏拿出一個雞蛋。她說:老師,這是熟的,媽媽說今天吃了雞蛋對眼睛好,你近視對嗎。說完她朝我靦腆地笑笑。我現在依然戴著眼鏡,我還能記起那個孩子的名字和模樣。有些關愛,就變成了懷念的導火索,隨著時間延續,這與季節無關。
  說話間,春天來了,又悄悄地離去。你是否看見,院後的桃樹那一身的花枝招展,瞬間已變成了累累的碩果。
  四月,是個孕育的季節,不經意間,就讓人的懷念膨脹,思念瘋長……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