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弄孫散記(五)

“壞孩子”
  
  早早快14個月了,每天在地上東奔西走,不知疲倦。他精力很充沛,在家裏,他一遍一遍地勘察每個房間裏的角角落落,凡是能搬得動的東西都拽出來,把已經熟識的不感興趣的東西扔到一邊,見到新鮮的東西喜歡得很,抱著玩一會兒。大人阻止他,他不聽,一意孤行。於是,只得一邊跟著屁股收拾一邊不斷地提醒他:“你是壞孩子!”他並不明白自己做錯了什麼,為什麼說他是“壞孩子”。當然,對“壞孩子”的確切意義也不甚了了。
  
  家裏給他預備汽車之類的的玩具他不感興趣,倒是有兩三件東西他百玩不厭。一個是蒼蠅拍,另外兩個是羽毛球拍和大大的籃球。早早知道它們放在什麼地方,每次來我家,一進屋就讓爺爺抱著他到處找這些東西。前一個月,早早的一只手還拿不起來那個羽毛球拍,心裏又喜歡,迫不得已,兩只手握著把兒,放在面前推著向前走,挨個屋子串。爺爺在後面一邊看管著怕他絆倒,一邊替他做宣傳“小鬼子進村掃地雷啦!”估計這句話早早是一點都不明白。
  
  當早早手握特意買來給他玩的新蒼蠅拍到處拍的時候,我發現他是在模仿大人打蚊子的動作。一邊拍,嘴裏還喊“啪!”“啪!”想起大籃球,他扔下蒼蠅拍騰騰跑過去抱起籃球往地板上扔。嘴裏仍舊“啪!”“啪!”作響。可笑的是他還妄想把籃球舉起來做投籃的動作。一只手如何也舉不起來,兩只手也費勁,他的意思我們卻全明白,因為我和他的爺爺經常領他到籃球場玩。他看見中學生們在那裏跑跑跳跳,爭相投籃,玩得熱火朝天很是羡慕。當人家休息時,籃球放在一邊,他向坐在長椅子上的大哥哥們露出笑臉,眼睛盯著籃球,大孩子們看他的樣子可愛,便把籃球拿給他。他高興極了,抱起來,放下,再抱起來再放下,球跑了,就去追,不厭其煩。多去了幾次,早早逐漸也會做出向下扔或向上舉的動作。從此,家裏藏了很多年的排球籃球,都被挖掘出來,成了早早最愛的玩具。
  
  說早早玩累了,歇一會兒吧。他坐到沙發上沒一分鐘,就彎下腰,看到茶几底下擺著很多雜七雜八的東西,又犯了老毛病。不一會的功夫,兩只小手就把茶葉罐,藥瓶子,小食品袋一一翻出來,東扔一個西扔一個,弄得滿地都是,大人又耐著性子跟在屁股後收拾。“壞孩子!”“壞孩子!”你說一百遍也沒有一點威懾力。你越說他壞,他越來勁,還沖你咯咯笑,像是特意氣你的樣子。
  
  寫這篇文章的時候,我才恍然覺得,孩子亂翻亂動是否是認知事物的必要過程呢?寶寶在刻苦學習呢,其表現形式如果是讀書寫字讀唐詩,大人的反應該不同了吧?所以,以後還真不能輕易地批評早早是壞孩子。凡事應該先想一想,孩子為什麼這樣做,有什麼道理沒有。思考問題,也要像對待大人那樣,設身處地多為孩子著想才是。說起來也怪,一向能聽從別人意見,善於設身處地替別人著想的我們,面對一個孩子,怎麼就完全變了,總是用大人的標準衡量才活了三百多天的小人兒。喜歡他老老實實,乖巧聽話,希望他每天不出一點錯,該吃的時候吃,該拉的時候他就得即時排泄。不然就說他是壞孩子,真是不講道理!
  
  “亂碼”
  
  早早到現在還是不會說話,屎啊尿啊還是順其自然,想拉就拉,想尿就尿,真是讓人生氣。其實,大人說的話他基本上都明白,他就是不給你玩活計。把吃的東西送到大人嘴裏,拿起木梳給自己梳頭,要什麼東西,要上哪里去就用手指。指來指去,一天下來都把人指揮蒙了。為了達到目的,他還會假笑,咧著嘴,呲著牙,做出一副討好別人的樣子。但是,一抱起他說早早該撒尿了,他一個鯉魚打挺,立刻蹦到地下,夾著尿不撒。呆一會兒趁你不注意,他站在那裏嘩嘩就是一潑,褲子濕了,鞋子濕了不說會還死不願意換。說咱們撒尿澆一澆那些螞蟻,他覺得有趣,興許痛快地撒了。生氣的時候或高興的時候都會用手指指向相關的事物,嘴裏也會嗚裏哇啦嘟囔一陣,他爸爸說這是一堆“亂碼”。這一堆堆“亂碼”我和老伴最能破譯。星期天天氣好,下午帶早早去公園。剛走到附近,早早聽到公園的兒童樂園裏的孩子們的嬉笑吵鬧聲,就手指兒童樂園的方向,急切地喊一大堆“亂碼”,他的表情一看就明白,是急於進兒童樂園去玩。我們告訴他,不要著急,咱們不能跨過鐵柵欄直接進去,得走到前面從大門進去才行。他知道大人肯定帶他進去,就不鬧了。
  
  早早的“亂碼”也每天都在不斷進步,剛開始是啊啊地亂叫,現在嘟嘟囔囔雖然不知說的啥,但是,一長串音符有了區別和變化。真不懂孩子不會說話差在哪里呢?是舌頭不好使,還是腦子的問題呢?
  
  14個月大的早早除了說(而不是明確地叫)“爸爸”“媽媽”,其餘的話一律不會說。不知哪一天早早突然會說“不!”。只要不順他的心,就喊“不”,還帶手勢(用手扒拉大人),清晰而明瞭。看他那氣勢洶洶的樣子,說不准將來在家裏又添了個“民主小鬥士”。他爸爸小時候,就是這樣,一切要和大人平等,否則便說“不”。大人生氣打他一下,他便還手打大人一下。說小孩子不許打大人,他說:“為什麼?你是大官那?”他印象中,“大官”是可以欺負別人的,除了“大官”,其餘的人都是平等的,“尊老”的概念上學以後才懂得一點。遇到具體問題,對父母還是一個不服,兩個不忿。現在,兒子做到外企駐中國區經理,父母的話在他心裏更沒什麼位置了。這都是小時候和大人“平等”過頭了的結果。當然,也不排除當年的大人如今已變成老人,外語也不行,學識也落伍,所謂“大人的話”不過是重複地嘮嘮叨叨而已。說多少也都是廢話,人家放在心裏有什麼用呀?
  
  倏忽間,希望早早長大後也這樣對待他們,給我“報一箭之仇”。
返回列表